兵营漫画里的别样青春

祁逸菲的军旅梦在儿时就已生根发芽。“小时候,我上的幼儿园紧挨一个部队大院,对穿军装的人有种莫名的亲近感。”她房间的柜子里摆满了舰艇、飞机模型。至于为什么喜欢这些,祁逸菲自己也说不上来,“就是爱”。

2018年,祁逸菲以高考632分的好成绩,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。在大一的国防教育课上得知可以保留学籍参军入伍后,她第一时间来到入伍宣传登记处,领了一张入伍申请表。她也是那年清华大学报名参军的唯一一个女生。

参军,意味着祁逸菲至少要比同届学生晚毕业2年,父母起初并不支持。从小听话的祁逸菲,瞒着父母填报了入伍志愿书。

2019年9月,祁逸菲应征入伍。在新训骨干眼中,她是“三无”新兵:没有困难矛盾、不会哭、不想家。战友们看来,“祁逸菲什么都行”,游泳、战术、射击……训练档案上,她的名字后面总是写着“优秀”。

共同课目训练中的体能,对女兵们来说是不小的障碍,而祁逸菲就像一匹“黑马”,早早就“跳级”了——引体向上,她能连做20个;双杠曲臂撑杠,她能一口气做45个;三公里测试,她跑出11分半的好成绩;跑400米障碍,她一次就过了。

然而这并不是祁逸菲的最终目标,她想提高自己的体能,挑战传统的男兵岗位领域。为此,祁逸菲专门理了“板寸”,并向连长提出,想加入男兵“补差组”,跟上男兵的训练进度。

旅里年底组织军事比武竞赛,祁逸菲报名参加了女子组100米、400米、3000米项目,于一天考核完毕,获得了三项第一名的成绩,并打破一项旅女兵纪录。

作为美术专业的学生,一个平板电脑、一支专用绘图笔,祁逸菲就能创作出生动的卡通画。

祁逸菲的手机里珍藏着几十幅水彩画。那是她看着网上的兵器图片,一笔一笔用心画出来的。想象力丰富的她曾描述过一个画面:“白发苍苍的时候,我站在装甲车旁看夕阳。”

对于战友“求图”,祁逸菲都会一一满足,在即将结束两年的军旅生涯时,她还为身边的每个同年兵都送上肖像画留念。

肯练、肯干、敢争,这是祁逸菲对自己从戎经历收获的总结。回到校园,祁逸菲带着能吃苦、敢担当的意志全身心投入学业,也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她说:“我是清华人,更是一个兵!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